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燕山何三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季羡林不如一只青蛙  

2007-12-19 19:02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答华商报记者慧宝问

 

问:您写这篇博客《捍卫季羡林说昏话》的初衷是什么?不害怕别人说您是哗众取宠吗?

 

答:我其实都做了几十年的看客了,一直是沉默的大多数,不太喜欢发言。实在是看不下去,才说几句。这就是初衷。说话应该是每个看客的权利哦。这个说话的效果,非我能知。就像在夜晚擦根火柴比白天明亮一样,在谎话成堆的地方真话的声音可能就格外刺耳。至于说到哗众取宠,我不知道这个“众”是谁,我哗他们有什么用。更不知道他们“宠”我干什么。

 

问:您对国学的态度?

 

答:据我所知,国学是世界上最伟大同时又稀罕的学问,具体地说是一门关于骡子与跳蚤的学问,它研究的是一匹骡子怎么才能垂而不死,死而不僵,僵而不亡,亡而不灭。它有可能对人类带来巨大的贡献。因为研究的人多了,跳蚤就多了。人类的负担就少了。

 

问:对于新诗是失败的说法,你说说自己的见解。

 

答:新诗的成功与失败与遗少遗老无关。只跟写作者有关,太监怎么知道皇帝有没有让皇后与妃子怀孕的能力呢?所以,在我看来,季羡林这个遗老有越俎代庖之嫌。他完全不了解皇帝的生育能力。

 

问:您对评论家的定义和标准?

 

答:就像每个人都是艺术家一样,我赞成这样的观点,任何人都是评论家,前提是他言之有物,敢言人所不能言,言得让人无话可说。我是个自由知识分子。他们喜欢给我戴什么帽子都可以,年轻时戴过诗人的帽子,今天给我戴一顶评论家的帽子,明天或许会给我戴一顶作家的帽子,后天我可能摇身一变戴上了一顶研究《金瓶梅》大学问家的帽子呢。这都说不定,谁知道呢。它们就是顶帽子而已。我不觉得是紧箍咒。还没觉得头疼。

 

问:您这两年才知道季羡林,是不是太晚了?

 

答:我住在乡下,关心小花小草、日出日落,季羡林是谁?国学大师又是什么东西呢?全都是一帮文盲,他们不比一只麻雀和青蛙更让我有兴趣。甚至比一只青蛙差得远。我凭什么要知道他?

 

6:作为评论家,您是否看了季的全部作品,如果没有,是否观点有所偏颇?说您对季不是就事论事,而是人身攻击,您同意这种说法吗?

 

答:人生不过百年,美好的光阴如此有限,世界上有那么多的鲜花、美女,那么多的好文字与好电影,你凭什么非得让我去坐在一浆糊坛子里?你这样的想法人道吗?非让我说哦,他的洋洋几十卷大作,就是一个道德主义者的车轱辘话,只配给愚夫愚妇们作生活指南。

说他一个老朽就是人身攻击?这是谁说的?这样的理解力是不是太低呢?行将就木的老人了,值得哥们去攻击吗?

 

相关阅读连接: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我捍卫季羡林说昏话    鲁迅文学奖黑屋子   

    中国知识分子是神龟    教科书的愚蠢闹剧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