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燕山何三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说:《逍遥游》  

2007-08-15 22:45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小说:《逍遥游》 - 何三坡 - 燕山何三坡 
一:

 

太阳出东山,万物光明,庄周抽了口大麻,坐在书桌前,头有点晕,恍惚间见一条大鱼变了一只巨鸟在天上飞,像看魔术表演,不觉露出笑容。妻子木棉见他一会呆若木鸡,一会窃笑不止,既诡异又新鲜,汗毛都竖起来了,她心里忐忑,一边煮茶,一边问,先生在做什么呢?庄周把左手食指放在嘴上,嘘了一下,轻声说,我在当作家。你莫打扰我。

 

二:

 

庄周想当作家,已经有些年头了,跟歌手郭蓬子打听,说要吸大麻,便指使木棉种了一院子。

木棉问大麻是什么意思哦?庄周说,这是个秘密,还在探索中。

木棉站在大麻地里,面色绯红。

三月了,小南风吹开了她的裙裾。院子里绿色汹涌。

 

三:

 

春天的晚些时候,庄周站在濠梁的木桥上看流水。夕阳的光把他参差的牙齿照得泛黄,使他看上去不太正经。惠施耷拉着从一株漆树的阴影里出来,脑袋像一根煮熟的茄子。他因琢磨着用三脚鸡之类的鬼把戏去蒙个官当,而忘了扫院子,又一次被妻子扫地出门。他的表情沮丧。

庄周听到叹息,知是茄子惠施,没回头看一眼,就笑了起来。

哈哈~哈哈哈~

你傻笑什么?

惠施有些惊异。

你看那群苍条鱼,真他娘的快活,你看,你看,哪像你个茄子惠施,整天愁眉苦脸的。

惠施朝庄周手指的水域白了一眼,鼻子随即哼了一声。

讲鬼话,你又不是苍条鱼,怎么知道苍条鱼的快活?

你不是我庄周,又怎么知道我庄周不知道苍条鱼的快活呢?

庄周说完朗声大笑,笑声把漆树林里的几只乌鸦都惊飞了。

惠施来了气,声调高了八度:我不是你庄周,当~当然不知道你庄~庄周的快活;但你又不~不是苍条鱼,怎么知道~苍~~苍苍条鱼的快活嘛?!

惠施一生气,就结巴,说完。鼻子又哼了几声。

哎呦呵~你在问“你怎么晓得苍条鱼的快活”这话的时候,不就已经知道了我知道苍条鱼的快活了么?而我知道苍条鱼的快活就在这濠梁的桥上嘛。~哈哈~ 哈哈哈~哈哈哈哈~~~~

庄周笑得差点要岔气。

惠施张了张嘴,终究说不出话。看着苍条鱼发呆。 

他刚受老婆欺负,正琢磨去为哪个国王做大事,没心思跟庄周胡扯谈。

 

 

四:

 

夏天了,天空蓝,太阳白,黄狗无事,趴在门边吐舌头,满院是蝉声,从濠梁上吹来的风教人想打瞌睡,庄周坐在苇席上自摆乌龙茶,嘴里哼着小曲,抬头见一只蜘蛛从梁上拉着吊索倒挂下来,悬在额头边。一动也不动。

哎呦呵~稀客~

庄周把眼睛眯成一张弓。看了两分钟,然后掉头朝厨房里吆喝了一嗓子——

买一壶酒,煮几颗蚕豆!

说完,随手从桌子边拿出两个土碗,倒上一碗茶水,喝上一口,嘴里又哼起了小曲。

过了好一阵,木棉手里提着个酒壶从厨房门进来。满头是汗水。

我看你神神叨叨的,这么大热天,狗都懒得动,哪有人来陪你喝酒?

哎呦呵,这就说不准了,黄河可以澄清,六月还能下雪呐!

庄周头也没回,随手将一把蒲扇朝木棉递去。

木棉放下酒壶,一边接过扇子,一边嘀咕:

雨都下不来,还下雪呐?都祈了三回雨啦,也不见祈来。巫师娄冢说,都怪你们单位修的那个大水渠,坏了风水,祸害人,要不哪会有这样该死的天气呢?从前,总是白天太阳,夜间下雨,风调雨顺的。

呵呵~上头弄的政绩工程嘛,能不祸害么?

庄周端上茶,喝了一口,很淡然。

可他们也在骂你。

哎呦呵?!

庄周怪叫一声,放下茶碗,把耳朵伸得像个芭蕉叶子。

看把你惊得,还怕人骂哦?以为你雷打不动呢!

木棉朝庄周翻了一个白眼。

都是官老爷们发昏,怎么骂到我头上来了哦?怎么说的?他们?

庄周眼睛瞪圆了。

说你就知道去濠梁上逛荡,白拿纳税人的钱。

木棉说完,又翻了一个白眼。

真是冤枉。冤枉啦,水渠,难道不要人管么?

庄周说完,又伸手去拿茶碗,却把另一个空茶碗碰翻了。正纳闷,却听见门外的黄狗叫了两三声,抬头一看,盲叟郭蓬子已拄着拐棍推开了木门。

木棉见状,一脸的诧异,随即三步并着两步走上前去。扶住了郭蓬子的胳膊。

 

 

五:

 

日上三竿了,阳光像一堆乱麻布,铺在床边,庄周躺在床上醒酒,眼睛睁开,身体却动弹不得,感觉一身的骨头都碎了。

他眨巴了一阵眼睛,恍然记起昨晚跟郭蓬子的酒局来,好像一开始谈的是酒,接着谈几个国君的绯闻,比较了一下,还都没有谁超过闹断臂的卫灵君,两个人都认为,社会风气还不算太差劲。另一方面看,时代没怎么进展。让人反感的是战争,抢来抢去的,照郭蓬子的说法,还是分赃不均。

男人一谈政治,女人就犯困,没多久木棉就睡着了。

庄周问,照你老人家的看法,难道应当弄孔丘那一套不成?

郭蓬子一听,来了气,说,呵,孔丘,幸亏没有哪个国君听他的,否则,恐怕全成了谎话国。不会再有一个真人。台上坐的全是贪官。台下站的都是奴才。除了撒谎,大家都没没法过。依我看,与其那样装腔作势,还不如满世界都乱腾得好呢。

哎呦呵?!

庄周高兴得怪叫一声。

他没想到一60几岁的老人了,竟然还像个老愤青,真是太可爱了。

谈完孔丘,接着谈草鞋的手艺和进出口贸易,究竟怎么谈的?语焉不详。反正这些年郭蓬子一直在边境上卖草鞋,日子过得不错。

再后来,好像郭蓬子谈的是晚年生活,大约还唱了一段《最美不过夕阳红》之类的歌,很兴奋,期间,仿佛他老人家还嘲笑了自己的公务员身份,说了一个寄生虫的比喻。弄得有点小尴尬,最后说不能让打草鞋的手艺失传,硬是要将草鞋的手艺传给自己。究竟答应没有?记不得了,反正好像双方兴致蛮高,争抢着喝酒,再后来又说了一些什么呢?记不起来了。

庄周使劲想了一会,还是记不起来。

庄周正玄想着,突然,一阵门响,听着是监河侯派人来通知去城里开会,来人的声音很大,震得窗帘布都在晃,庄周动了动,想爬起来,但骨头还是不听使唤。

想到每回开会,都是听几个肥头大耳的猪头在上面喊傻口号,弄得昏昏欲睡,真是太傻了。就不能去打草鞋么?

正在琢磨,木棉进来,说,人家的马车在外面侯着。赶紧起床吧。

庄周说,给他回个话,我辞职了。

庄周说完后,自己先吃了一惊。突然间,就清醒了。

 

 

六:

 

郭蓬子教庄周编草鞋,半个小时就会了,这个速度让庄周很得意。他想,原来谋生这么容易哦。但郭蓬子告诉庄周,快是生活,慢才是艺术。因此当一个草鞋艺术家比一个民谣歌手还要困难。这个话太牛,庄周一下就记住了。

(待续)
 70:

 

周末了,乌木请庄周去镇子上喝酒,跟庄周探讨群居生活的美好与自由,愈谈愈投机,一会就高了,喝到半夜,眼见乌木钻进了桌子底,庄周只好顶着漫天星斗回家,来到一条小溪边,准备涉水过河,他脱了草鞋,刚把脚伸进水里,却见水面上冒出一些小孩的脑袋,大致数了数,五十多个,全都戴着一顶花帽子,摇晃着,说,闹死了,闹死了。

庄周只得转身回到岸上,等到他调头再看,水面上一片安宁。

庄周以为自己一时眼花,见了幻像,揉了揉眼睛,仔细看看,水面上还是一片安宁。

庄周做了三次深呼吸,感觉头脑清醒了不少,他再次抬脚下水,水面上又冒出了几十顶花帽子,又在说,闹死了,闹死了。

庄周重又回到岸上,他想这回是真见鬼了。但是,出门时跟木棉保证要回家的,作为老公,说话不能太没谱。否则难免失信于人。

这么一想,庄周又一次伸脚迈进河里。花帽子们却再次冒了出来,一片乱嚷。庄周打定主意不理睬它们,提脚朝前走,但他发现每走一步,它们的声音就高涨一度,还没走到河中央,感觉听到了重金属摇滚,那些声音已经尖锐得差点刺穿了他的耳鼓,他受不了。差点就要崩溃,只好往回退,跟他预料的一样,他发现每退一步,声音就低了一度。等他退回岸上,河里又恢复了安宁。庄周苦笑不已,只好找了一块石头坐下,仰头看星星。一直看到太阳升起,他朝河里扔了一块石子,没有看见有小孩的脑袋了,才下水过河。回到家,妻子已经睡去好久了。

 74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