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燕山何三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辛泊平:生命的喜悦(转)  

2015-10-10 18:58:00|  分类: 何三坡,灰喜鹊,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生命的喜悦

——读何三坡《喜悦》

辛泊平

 

在我看来,何三坡是当代诗人里的隐士,是智者。他躲在山中,写和这个时代似乎有点疏离的小诗,写一种愤怒而又虚无的疼痛,写一种寥落而又高傲的情怀。现世不堪,但何三坡却自觉地远离了尘世的是非,他的写作,超越了功利,超越了载道,超越了代言,他只是他自己,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,有自己细小的悲欢,细小的感动。然而,这些悲欢和感动都是他自己的。它不是时代主旋律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和音,不是合唱团里的可有可无的伴唱。犹如一缕山风,一抹月色,虽然微弱,但它只属于自己。

所以,何三坡的诗大多短小,干净,纯粹。那些文字在何三坡手里,似乎得到了净化,剥去了欲望的污脏和肉身的沉重,也变得轻盈自在起来。但轻盈不等于没有重量,更不等于没有筋骨和灵魂。相反,恰恰是洗净了那让人迷失的欲望,何三坡和他的文字抵达了生命原本的色彩和意义。我们谈论生命的价值,不同的主义、不同的立场,自然会给出不同的答案。然而,那些被政治修辞修饰过的语言,是无论如何也触摸不到生命最初的价值的,或者可以说,它拒绝承认那种有点灰色的生命真相。

意义当然是有的,但意义不应该是庸俗的社会化身份,更不是意识形态里的站队和献身。那种意义,是生命的附加值,不是生命本身。生命本身应该像春花秋月一样,是一种自然的存在,和自然的绽放。我说何三坡是智者,因为,他的生命状态和写作状态便是一种自然状态。他的呼吸是季节的节奏,他的写作是叶脉的纹理。也正因如此,他的诗才会那样熨帖和自在。比如他的小诗《喜悦》。

喜悦和欢乐不同,它是个体的,是小的,而欢乐则更多属于众人,偏大。所以,欢乐多来自感官的刺激,而喜悦多来自隐秘的经验。一棵丁香,一棵有别于生人的植物,因为多了一种关注,多了一份牵挂,那它便与你有了联系,有了恩情。所以,夏季,它的婆娑,是独舞,也可以看做是对你的回报。多么动人的佛性,多么简单的自然伦理,然而,那些被名缰利锁所牵绊的人儿是否能解这种风情,我不得而知。我知道的是,通过文字,我看到了一个与万物同悲喜的诗人,他叫何三坡。

接着说“喜悦”,其实“喜悦”真的恨难说。但何三坡这首小诗却这样简单而又巧妙地就把“喜悦”说出来了,而且说得智慧,说得含蓄,说得你感受到了那种“喜悦”却又怅然若失。因为,那种“喜悦”是那样的隐秘,又是那样的易逝。隆冬时节,“星河浩荡”, “四野是明亮又沉静的风声”,而此时,你并不孤单,有一棵植物静静地陪伴你,并没有借助暧昧的语言,只是彼此映照。但生命已是彼此敞开了心迹,所以才会“相顾忘言,不忍离去”。这是怎样的“喜悦”啊,它不是地老天荒的爱情,更不是轰轰烈烈牺牲,它只是一种私人化的、瞬间流淌的感受,在灵魂深处,只一人,在辽阔的大地上,与过往的万物有一种贴心贴肺的约定。而这,便是生命自然的敞开与生长,便是生命的大自在。2015-10-9

 

附:《喜悦》

何三坡

 

一棵丁香树在漫长的星空下跳舞。

春天你曾经救过它一次。

它记得你的恩情。

 

在夏天,它衣袂轻举。

漫过你的额头。

 

而此刻,星河浩荡。正值隆冬。

四野是明亮又寂静的风声。

你们相顾忘言,不忍离去。

——选自何三坡博客

 

(这是诗人辛泊平先生写的文字,我们素昧平生。他不知道,我与丁香,已一别经年了,重读这些句子,平添伤感。 但之于辛泊平先生的厚爱,仍是满怀谢忱。过誉了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